精彩小说尽在兴发老虎机亚洲第一登陆平台 !手机版

兴发老虎机亚洲第一登陆平台 > 女频 > 言情 > 何故戏辞凉

>

何故戏辞凉

森九离作者 著

言情连载

谢惋急忙摇头,安抚道:“其实沈大帅人挺好的,我穿成这个样子,报了咱们春盛居的名字,人家一点都没嫌弃,还怕我冷,递给我一件外套呢!” 想起外套,她急忙脱下身上的衣服,小心叠起来:“这衣服矜贵的很,明天还得给送回去,别弄脏了。” 谢扬生看着那张名帖,上面沈翊平三个字透着贵气。 他看了良久,谢惋以为他在犹豫,急忙劝道:“师父,论唱功咱们不输六喜番,只要这次沈大帅儿子的百天宴咱们唱好了,往后咱们在忻东郡就算出人头地了,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了!” “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抓住啊!” 达官贵人家也喜欢攀比,像春盛居这样的小戏班,乐器旧,唱角儿没名气,想要混出头简直难上加难。 ...

4.9万字|531次点击更新:2019-08-27 13:57:01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何故戏辞凉》小说连载于原创书殿小说,作者森九离,谢惋沈翊平是这本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谢惋是草台戏班最小的戏子,沈翊平是晋北赫赫有名的大帅。为进六喜番,谢惋施计让沈翊平带她进入。铤而走险的上台抢生意。而却不料遇到乱党行刺,危急之时他解救她于危难之中。大帅府黄砖绿瓦,她见到了说书先生嘴里不一样的沈翊平。温柔宽厚的他让她芳心暗许。而生于乱世,儿女情长便是如此不堪一击。她怎会想到有一天师父师兄却被心爱之人杀死在戏台之上......

《何故戏辞凉》文章节选

翌日,忻东郡大街小巷纷传,大帅沈翊平昨晚在泓楼遇刺,幸而副官出手及时,大帅并无大碍。刺杀人是六喜番的戏子,是以陆军部将六喜番全部人员收监,泓楼老板姜玉春及主事也一并带回做审讯。

整个大街小巷顿时人心惶惶,茶楼巷角议论声四起,围绕的,不过又是前朝复辟的事儿。

洛锦西路,大帅府。

谢惋仔细拽了拽衣服,小声问:“松师兄,你看我这个样子好看吗?”

“我们婉儿最好看。”程松笑着夸奖。

谢惋甜甜一笑,一旁的白玉安兴奋道:“小师妹,你昨晚真见到大帅本人了?帅不帅?像不像说书先生说的那样?”

“你昨晚见到的他?听说大帅昨晚遇刺,惋儿你没事吧?”程松惊讶的问。

谢惋笑着摇摇头,对白玉安说:“不像说书先生说的,没那么凶神恶煞。”

想着沈翊平抽烟的样子,谢惋歪头喃喃道:“挺帅的。”

正说着,沈翊平的副官韩川走来。

谢惋昨晚见过他,连忙冲他恭敬的点点头。

“谢班主,大帅请您和各位去正厅稍座,他马上就来。”

谢扬生头一次见当兵的,难免有些害怕,点着头小心的跟在警卫后面,其他人更是不敢作声的跟着,大帅府的佣人有不少人好奇的看过来,白玉安看着那些眼神不自在,小声的嘟囔:

“瞧那帮人看咱们的眼神,跟看叫花子似的。”

“大帅府不比别的地方,别东张西望的!”程松急忙提醒他。

大帅府就是普通的中式构造,三进三出的宅院,气阔里透着威严,谢惋一路低着头,快进大厅的时候韩川把她拦住。

“谢小姐,大帅有事找您,这边请。”

他示意谢惋去另外一边,程松警惕的拽住她。

谢惋定了定神,说:“师兄,没事的,你们先去大厅,我一会儿就来。”

她跟着韩川去了东厢的一间屋子。

房间里点着檀香,谢惋走进去,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人,忽然听到一声孩子的奶音。

她好奇的看过去,果然见角落里放着一个婴儿床,床上躺着一个胖胖的小男孩。

“你就是大帅的儿子云哥儿是不是呀?”

婴儿床旁放了一只小老虎,谢惋拿起来在婴儿面前摇了摇,孩子圆圆的眼睛看着她,嘿的一声笑开。

“你长得可真好看呀!”

谢惋开心的笑着,拿着小老虎做鬼脸,云哥儿立刻被逗得咯咯笑起来。

许是被口水呛到了,云哥咳嗽两声立刻哭了起来。

谢惋吓了一跳,慌张着扔了小老虎。

孩子的哭的越来越厉害,谢惋左右看着没人,一咬牙小心的把孩子抱了起来。

“小少爷不要哭了……我给你唱曲儿好不好?”

“月牙呀,弯弯呀,心上人呀,在哪里呀。”

她一边抱着云哥儿,一边小声的唱着,那声音婉转悠扬,透着稚嫩和温柔。

床上的纱帘轻轻晃动,沈翊平做起身。

他早就醒过来了,一直坐在床边注视着谢惋的一举一动。

有层纱幔挡在他和谢惋中间,他能看见她,她却没能注意到他。

“月牙呀,弯弯呀,我的人儿啊,快回来呀。”

谢惋温柔的抱着云哥儿,专注的给他唱着,孩子果然安静下来,乌黑明亮的眼睛还挂着泪,安静的看着她,竟慢慢的睡了过去。

“嘿,小少爷,你可真好哄,好乖啊!”

谢惋把孩子重新放回婴儿床,再抬头,沈翊平就在眼前。

精壮的上身,伤痕密布,谢惋吓得忘了呼吸,脚步后退蓦地撞到一旁的书架上。

架子上放着只青瓷瓶,晃悠着要倒。

男人迅速一只手拽住谢惋,一只手接住掉下来的花瓶。

他力气大, 拽的谢惋额头撞到他的锁骨上,唇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轻轻划过,有股淡淡的药草味儿。

谢惋吓得心脏停滞,瞪大眼睛盯着鞋尖,手腕被沈翊平攥在手心里,不疼,就是酸麻的好像失去了知觉。

沈翊平把花瓶放下,看见谢惋红了的一张脸,他心里觉得好笑,下意识想要摸摸她的头发。

谢惋猛的回神,着急道:“我不知道大帅你在,对……对不起!”

她转身又要跑,沈翊平这次没拽她,只是厉声道:“站在那儿等我一下。”

谢惋立住脚,看见沈翊平披上件外套,从抽屉里取出一袋钱转头交给她。

“云哥儿最近晚上总睡不好,奶娘怎么哄也没用,我方才见你歌儿唱的不错,以后晚上来我府邸照顾云哥儿怎么样?这是佣金。”

见谢惋不说话,沈翊平又道:“你不用害怕,云哥儿不在我房里,你见不到我。”

谢惋攥着钱袋子,前一秒还吓得心脏砰砰直跳,后一秒听完安心不少。

她咬着唇思忖着,觉得这是个好活儿,哄孩子对她来说不难,重要的是又能赚一份钱。

想了半天,谢惋默默点了点头,沈翊平“嗯”了一声,合衣带着她朝门外走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