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兴发老虎机亚洲第一登陆平台 !手机版

兴发老虎机亚洲第一登陆平台 > 女频 > 言情 > 你始终是我的南墙

>

你始终是我的南墙

鄀宁宁作者 著

言情连载

一部非常感人的现言虐心小说《你始终是我的南墙》分享给大家,小说的作者是鄀宁宁,主要人物是季半夏、傅斯年,下面是全文简介:季半夏和傅斯年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季半夏有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所以绝对不会付出自己的真心,可是这个男人却故意做出一副深情的样子,让季半夏爱上了傅斯年,当傅斯年离开季半夏的时候,此时的傅斯年对季半夏的感情非常的复杂,就在两人的纠缠仍然继续的时候,季半夏这个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

127.1万字|104次点击更新:2020-06-28 14:23:34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部非常感人的现言虐心小说《你始终是我的南墙》分享给大家,小说的作者是鄀宁宁,主要人物是季半夏、傅斯年,下面是全文简介:季半夏和傅斯年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季半夏有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所以绝对不会付出自己的真心,可是这个男人却故意做出一副深情的样子,让季半夏爱上了傅斯年,当傅斯年离开季半夏的时候,此时的傅斯年对季半夏的感情非常的复杂,就在两人的纠缠仍然继续的时候,季半夏这个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

海棠依旧画东风

《你始终是我的南墙》精彩片段试读

大堵车,助理被堵在路上了季半夏能说什么呢只能没好气道:“吃完把碗洗了”

傅斯年笑眯眯的:“好。”

面吃完了,傅斯年果然把碗拿到厨房洗得干干净净。不过,等他走出来的时候,季半夏傻眼了。

他身上竟然穿着她的卡通围裙

的胸膛倒是遮住了,可一只萌系小熊趴在他胸口,看着也太怪异了

“丑死了快脱下来”季半夏又想笑,又想表达对他的嫌弃。

傅斯年的手摸在围裙系带上,作势要把系带扯开:“你确定要让我脱围裙”

季半夏怀疑地眯着眼盯着他,傅斯年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只套了个围裙里面什么都没穿

围裙前面是封闭式的,后面就两根带子绕过去。从正面,看不出他里面到底有没有穿衣服。

“等下”季半夏怒道:“傅斯年,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没什么,就是想让你欣赏一下这条围裙。”傅斯年笑得大有深意,站在季半夏面前,倏地转过身去

“啊”季半夏大叫一声捂住眼睛她就知道这个臭流氓里面肯定是真空的他的"qiao tun",她并不想看

“叫这么大声干嘛都把我吓到了”傅斯年无辜转过身来,一把扯掉围裙

当当当里面不是真空里面是有内容的他的短裤还是穿在身上的

季半夏被他耍得团团转,简直气得要死。狠狠剜了他一眼:“神经病”就气鼓鼓地朝沙发走去,打开电视,胡乱换台。

傅斯年也不恼,跟在她后面,堂而皇之地坐在她旁边。跟她一起看电视。

半裸的男人就在旁边,季半夏心烦意乱:“打电话问问你助理到哪儿了”

傅斯年一点也不着急:“没事,我不赶时间。”

你不赶时间我赶呀季半夏在心里默默流泪。

这到底算什么前夫只穿一条内裤,和前妻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季半夏坐立不安,虽然傅斯年没再说什么,也没什么过分的动作,但她就是觉得这厮心怀鬼胎

不愿意跟她和好,又想和她上床是这个意思吗

他拿她当什么"qing ren"x友

季半夏心里一阵阵发冷,刚才被傅斯年挑起来的脸红心跳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旁边的男人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居然真的看新闻看得津津有味

心里的邪火越烧越旺,季半夏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冷笑道:“傅斯年,你是不是想赖在我这里赖到天黑”

听出季半夏语气不对,傅斯年扭头看着她:“怎么”

电视上在播美国加州甲烷泄露的事情,这种重大新闻,他还是很感兴趣的怎么就看了会电视,季半夏又开始闹脾气了

季半夏冷笑:“没怎么。我就是想问问傅总裁,赖在我这里不走是什么意思是想把我这个孕妇发展成你的床伴吗还是准备重金买我几年,当你的地下"qing ren"”

傅斯年惊讶:“你这么想的”

床伴这个,这个他确实是很想。她的身体,对他而言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

地下"qing ren"这个,他是真的没想过。想也没用,她不会答应的。

“我不这么想,还能怎么想”季半夏继续冷笑:“你赖在这里不走,难道不是这个意思”

她终究还是开不了口,没有办法直接了当的问他,为什么不要我的孩子为什么不肯和我复婚为什么你的秘密不愿意和我分享

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这样纠缠不休。

人家都说了只想和她做朋友啊。她怎么好意思涎着脸凑上去非要当女朋友非要复婚

人家都扔了避孕药给她了啊,她怎么好意思说,她怀了他的孩子

傅斯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季半夏的问题。

他没有办法回答。他说过只能和她做朋友,他也真的是这么想的,可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如此愉快如此幸福,他只想尽量地延长每一秒钟。

确实是他人格分裂,还不要脸。

“怎么不说话了知道自己理亏了”季半夏更生气了。吵架的时候,对方不解释,直接无视,这简直太讨厌了

傅斯年被她逼到角落,只好绝地反击:“那我要说是,你能答应吗”

索性赌一把吧。让她做他的"qing ren",没有名分,不给她孩子,但是两人可以永远在一起。她的孩子,他会视如己出。

只有"qing ren",才没有索要孩子的权力。才能保住他的秘密,才能维护他的自尊心。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季半夏被傅斯年的问题彻底伤到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是人说的话吗

傅斯年没想到一句话引出了季半夏的眼泪,也吓了一跳,赶紧道:“我乱说的你别当真”

季半夏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他抬手想去擦她的泪,手刚伸到她脸旁边,被她一巴掌狠狠地打开:“滚你这个混蛋给我滚”

她抽泣得话都说不清楚了,嘴唇都在哆嗦的,显然是被气坏了。

傅斯年一阵愧疚,不顾她乱抓乱打,一把抱住她:“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混蛋,我不该说这种话。你快消消气,别气坏了身体”

“不要你管你给我滚”季半夏伸手去抓他的脸。只想让他赶快从自己眼前消失。

“咝”傅斯年倒吸一口凉气,季半夏的指甲抓破了他的眼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