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兴发老虎机亚洲第一登陆平台 !手机版

兴发老虎机亚洲第一登陆平台 > 女频 > 历史 > 江山笑

>

江山笑

繁华锦世作者 著

历史连载

一场红颜劫,一曲天下泣,一覆九州乱,一段遥想在天地人仙魔之间的传奇爱情。 赵怀雁-赵国公主,父亲在为她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寓意心怀大雁,她父亲常说,孤无子,你便是孤的王子,未来赵国的继承者,赵怀雁听着,专攻权谋术,专攻帝王业,十五岁艳冠天下,却一夕隐匿,自此,燕国多了一个玩弄权术的霸臣,上戏君王,下伐群臣。 燕迟-帝王之子,少年天才,十岁问鼎天下风云榜第一,十六岁住东宫,平四海,敛五湖,设九杼,执霸天下,运筹帷幄,人称燕太子。 他说:“本宫觉得你长的很像赵国公主。” 她笑:“是吗?赵国公主有本相的一半风采吗?” 他莞尔,一把搂过她的腰,俯瞰着她的面容,“有相爷的风采加上赵国公主的艳色,那本宫睡起...

79.6万字|567次点击更新:2019-08-06 13:28:54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江山笑》小说连载于若初小说,作者繁华锦世,赵怀雁是这本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赵国公主赵怀雁,专攻权谋之术,专攻帝王霸业,容貌倾国倾城,十五岁隐匿,成为一朝宰相,直到遇到帝王之子燕迟,步入红尘,从此便成为另一段佳话。谋略纵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称霸一方国家。

《江山笑》文章节选

赵怀雁心想,周小婵没听过,可周别枝她听过,莫非,这个周小婵跟周别枝有什么关系?

正这样想着,燕迟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九岁那年,本宫练御影术,不小心伤了她,自那以后,她的影子就在逐渐的衰弱,一开始她还能见阳光,可以在户外活动,可后来她一见阳光就会痛的呕血,而痛一次就会病上好几日,等不痛了,她就更加虚弱了,而身子一虚弱,不说阳光不能见了,就是房门都不能再出一步,见风她都会痛。”

朱玄光在听到“御影术”这三个字的时候惊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乖乖,他想,御影术呢!太子竟然会御影术!

因为太过震惊,他没有听到后面的话。

他没听到,可赵怀雁听清楚了。

这话,明显是对她说的。

想到昨天晚上这个太子忽然在她面前展现惊人的御影术技能,又在她识破这个技能后说请她帮个忙,她鼻孔里哼出一腔,心想,在这等着她呢!

而回想昨夜的情景,燕迟之所以会向她展露御影术,又说请她帮忙,无非是他识破了她的太虚空灵指。

世人盛传,太虚空灵指,可撕风控雨,指腹所过之处,无物亦有物。

周小婵姑娘的影子很可能在燕迟的意外伤害之下慢慢死掉了,御影术的强撼,莫过于它不仅能操控影子,亦能杀死影子。

而影子是人体的第二道血脉,影子一死,本体也离死不远了。

燕迟是在九岁的时候伤害到了周小婵的影子,如今燕迟二十岁,已经过去了十一年,周小婵还没死,要么是当初燕迟掌控的御影术还没那么厉害,要么就是这十一年来有周别枝这个药神在旁悉心照顾。

但不管怎么说,御影术一旦伤害了人的影子,想要恢复,极难。

不然,御影术也不会是一种让人听之就闻风丧胆的存在了。

赵怀雁抿了抿唇,开口说道,“如此说来,太子找万能石,是为了治周小姐身上萎缩的影子?”

燕迟点头,清贵的目光看向他。

给一个人的影子治病,这听上去有点儿天方夜谭,但其实,原冰大陆本就是一个神奇的大陆,这片大陆上光怪陆离的事情多了去了,如果未来真有神魔出现,赵怀雁可能都不会惊奇,毕竟,在九国之外,还有一个朝圣王朝,而在朝圣王朝之外,还有雪山灵狐和天巫一族。

而这三类国度,所习所学,均非常类!

赵怀雁既明白了燕迟自昨晚到今天这一系列行为和话语的动机后,自然不会傻到去装逼,她摊摊手,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对周小婵的病很上心的样子说,“太子昨天说让我帮你一个忙,指的就是这个?”

燕迟说,“嗯。”

赵怀雁问,“怎么帮?”

燕迟道,“太虚空灵指是虚灵空独家秘创的指法,她天生残疾,两腿不能直立行走,肌肉从出身就是死的,可在她死之前,她亲自走过原冰大陆,用自己的两腿丈量过这片土地,可见,太虚空灵指能够化死为生。”

这倒没有说错,太虚空灵指之所以那般出名,就是因为虚灵空用此指法治好了自己先天之疾。

所以,人能胜天,这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虚灵空虽然将自己毕生所学全都传授给了赵怀雁,可赵怀雁身体里的气穴没有开,没有真气护体,没有真气输出,太虚空灵指在她手上也仅仅是一种指法,而不是一种神技。

赵怀雁微蹙眉头说,“虽然我会太虚空灵指,但所学有限,太子不要对我报太大希望,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到时候我治不好周小姐的病,太子可莫怪罪我。”

燕迟道,“你只要尽了力就好。”

赵怀雁道,“自然倾尽全力。”

燕迟欣慰地站起身,伸手往他肩头拍了一下,赵怀雁顿时脸就黑了,心想,说话就说话,能不能别动手动脚的?

她脸色一变化燕迟就看到了,他低头瞅过来,挑眉道,“怎么,本宫拍不得你?”

赵怀雁低咳一声,颔首道,“太子多虑了,我是受宠若惊。”

燕迟莞尔,又睇一眼他的面色,心想,受宠若惊吗?没有宠,只有惊吧?他笑了笑,宽袍一掸,出声说,“走吧,去周府。”

去周府的路上,朱玄光和赵怀雁坐在马车的前头,燕迟坐在马车里面,随身跟着宣音和商柔这两个宫女,朱玄光拿着缰绳在驱马,赵怀雁单腿曲起,手臂架在腿杆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瞅着燕都繁盛的街道。

相关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